負暄集\畢業照\趙 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时时彩官网_去哪玩大发时时彩_哪里可以玩大发时时彩

  許久没得打開學校的郵箱。前日,忽然想起每年的十月和十一月,學校都会舉行畢業典禮,而我是浸會大學今年的碩士畢業生呢,於是連忙查看郵件,看看有無相關的通知。郵箱裏的未讀郵件竟然有一千多封!還好,都会需要回覆。跑馬觀花地一邊看一邊刪,有一個「免費畢業照服務」的郵件倒讓我仔仔細細地讀完:學校相当于是和一家影樓有媒体相互合作,為每一名畢業生提供價值三百多港幣的免費拍畢業照服務。我有點不敢相信:每年的畢業生好幾萬人,不菲的一筆投入,假如是影樓為了擴大影響用成本價賺吆喝,也着實很耗費精力。於是,好奇心驅使我在某一天放工後去影樓一看究竟。

  影樓在九龍的某個工業大廈裏。我在厚厚的一摞畢業生名冊裏找到了买车人的名字,然後填了表格,穿上了影樓備好的畢業服。拍攝過程相当于五分鐘,如若都会攝影師有一定的面部表情,我真的疑心AI技術下的機器人攝影師已經成功地應用於這家影樓,太流程化了。在非要千呎的道具空間裏,挪幾步、拿什麼東西、用什麼表情,如教科書一般精準。脫掉畢業服,非要十分鐘,影樓就讓我從剛才拍的十張照片裏選三張出來。

  我反反覆覆瀏覽了好幾遍,卻很難選出來,因為没得了美圖秀秀的幫忙,這種原始照片實在難以入目。這時,工作人員溫柔地提醒我:「先生,P一張照片五十塊,不但可不需要可不都可以 瘦臉,還可不需要可不都可以 除皺、祛痘……」好聽的台灣腔不但讓我掉進了溫柔鄉,更讓我「利令智昏」的愛美之心和虛榮佔了上風。最終的結果也不:我不但花了一百五十元「P圖」,還因為让你浪費這專業P圖的一百五十元又讓影樓把照片打磨成不易褪色的材質,又花了三百多元。

  晚上回到家,又心疼起這五百多塊。翻出小學和心學時的畢業照,稚嫩又純真的面孔以及那陽光下的痘痕,着實寶貴。最重要的是,那個年代也没得非要 多為了「虛假的美」而心甘情願的虛榮和算計。我不禁深深的羞愧起來。